老板做过社交APP,3年前险些卖掉公司!阿拉丁上科创板有戏吗?_新闻_中国彭县网_彭州网_彭州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启航建站系统
顶部右侧广告文字
头部广告460x60
横幅通用100% x 90px

网站首页 新闻

老板做过社交APP,3年前险些卖掉公司!阿拉丁上科创板有戏吗?

作者:未知 来源:互联网 2019-09-15 20:00 9325 ℃
横幅通用100% x 90px

原标题:老板做过社交APP,3年前险些卖掉公司!阿拉丁上科创板有戏吗?

作者 | 雷晨

编辑 | 缪凌云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童话里,阿拉丁拥有了神灯之后一夜暴富,还娶了公主。而在现实中,阿拉丁只想实现它的上市梦。

近期,上海阿拉丁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阿拉丁”)公布了2019年中报。既有持续向好的业绩,又有差点“背叛”中小股东的老板,诉讼还一直如影随形,阿拉丁的科创板上市之路能否一帆风顺?

主打高端化学试剂,电商模式吸睛

长期以来,国内科研试剂被Sigma-Aldrich、Thermo Fisher、TCI等国际巨头垄断。国产试剂市场份额较小且集中在中低端产品市场。虽然国内试剂生产企业数量较多,但尚未形成具有垄断地位的大型企业。

在这一背景下,2009年成立的阿拉丁,用了6、7年的时间发展成为国内科研试剂领域的领先企业之一。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06亿元、1.26亿元、1.67亿元和0.96亿元,对应的归母净利润为2204万元、3147万元、5582万元和3091万元,净利率从2016年的20.8%增长至32.2%。从业绩表现来看,阿拉丁无疑是一位“优等生”。

主营业务方面,阿拉丁主要从事高纯度科技研发用材料和试剂产品制造,产品涵盖生物试剂、高端化学试剂、新材料试剂和分析色谱试剂,服务于企业和大专院校科研院所等单位,其中,高端化学试剂营收占比约在60%左右,是公司的主力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公司所有的销售收入均由线上电商平台贡献。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销售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电商模式。用电商模式将产品与下游客户联结起来,降低了生产、销售、物流成本。

阿拉丁认为,电商模式有效提升了产品毛利率,使得公司盈利能力遥遥领先于国内竞争对手。首席科创官注意到,2018年阿拉丁综合毛利率为72.86%,高于其竞争对手泰坦科技(835124.OC)、西陇科学(002584.SZ)和安谱实验(832021.OC)。

随着企业规模效应,电商平台的优势不断凸显,公司2018年的费用率同比大幅下降。其中,销售费用率下降1.03个百分点至8.52%,管理费用率下降5.63个百分点至27.14%。

与此同时,研发费用率仅下降了0.01个百分点至7.76%。2018年研发费用为1292.96万元,金额同比增长了31.79%,体现了阿拉丁对研发投入较为重视。

公司的研发项目主要聚焦于色谱级、超纯级、光谱级、高纯试剂关键工艺方法的技术开发,以及研发成果专利化。2018年末公司拥有106项专利,包括9项发明专利。

阿拉丁的各项指标表现不错,但是由于自身体量不大,想要获得快速发展的它不得不借力资本市场。

上市之路命途多舛

阿拉丁成立于2009年,2014年在新三板创新层挂牌。挂牌期间,公司名为“上海晶纯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名称为“晶纯生化”,2015年5月改为现在的名称。

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徐久振、招立萍夫妇,二人合计持有约58.78%股份。徐久振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招立萍为公司副总经理。

“掌舵人”徐久振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中科院,1996年12月在中科院读博期间退学。2014年10月,徐久振创立了久振网络并担任CEO,久振网络2016年曾推出了一款名为“因果”的社交APP。

图片来源:试剂信息网

公司成立的第六年,2015年12月,阿拉丁曾聘请西部证券对其进行上市辅导,当时的目标是深交所创业板。西部证券在2016年1月和12月分别向上海证监局报送了两次辅导进展工作报告,之后一直没有下文,直至今年阿拉丁对外宣布要上科创板。

为了筹备上科创板相关事宜,公司从4月开始停牌。不过,阿拉丁近期表示,由于筹划科创板上市涉及的工作量较大且实施周期较长,为保证公司股票的流动性、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公司股票自今年8月28日起恢复转让。同时,公司称其科创板上市事宜尚存在不确定性。

首席科创官发现,在阿拉丁筹备上科创板的紧要关头,有两起诉讼“节外生枝”,这或许是公司延缓上市的原因之一。

去年,公司发生了一起与员工劳资纠纷仲裁案件,涉及标的金额99731.85元。根据已经收到的仲裁结果,公司相应计提预计负债。不过,阿拉丁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该诉讼事项目前暂未结案。

另一起案件与侵犯知识产权有关。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将阿拉丁告上法庭,案件于8月14日开庭,案件结果尚未公布。

除了被员工告、被汉华易美告,阿拉丁还被自己的竞争对手起诉过,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闹到法庭的一场收购

在新三板市场,同行并购数见不鲜。

2016年10月,阿拉丁的同行西陇科学提出以股份加现金的方式收购阿拉丁64%的股份,收购对象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徐久振和招立萍、上海晶真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仕创投资有限公司。阿拉丁的中小股东被排除在收购计划之外。

为确保交易顺利完成,西陇科学向阿拉丁支付了2000万元定金,双方还曾签订了一份框架协议。

被收购前,阿拉丁计划以21.5元/股回购小股东的股份,但其最近一次的定增价为30元,且二级市场的价格最高也曾达到47元。中小股东显然不会买账,方案遭到否决。

被否之后,西陇科学又调整了收购方案,将部分收购变为100%收购,小股东股份的回购价成了17.97元/股。相较该股做市期间交易均价30.64元/股和收盘价24元/股打了不小的折扣,该交易最终仍然没有成行。

2017年3月1日,西陇科学宣布终止筹划收购阿拉丁股份相关事宜,原因是阿拉丁一再拖延项目进度,导致重组项目已不具备按期完成的可行性。看似已经终结的收购,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又有下文。

3月23日,阿拉丁发公告称,因股权收购之目的未能达到,西陇科学以公司股东徐久振、招立萍、上海晶真、上海仕创为被告,以阿拉丁为第三人,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阿拉丁四股东立即向西陇科学双倍返还定金4000万元及相应利息,经济损失900万元。

半年后,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就上述案件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阿拉丁四股东归还西陇科学2000万元,其余请求被驳回。

不久,阿拉丁公告称,公司四股东于2017年10月26日与西陇科学达成了和解,返还西陇科学2000万元。其中,徐久振承担归还2000万元及利息95.35万元,支付一审判决受理费和财产保全费人民币14.68万元,总计2110.03万元。

往事如烟,如今,徐久振对阿拉丁有了新的规划。新三板停牌四个多月后,公司称筹划的科创板上市事宜尚存在不确定性,8月28日开始恢复转让。你认为阿拉丁的上市愿望能实现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Tags: 阿拉丁 万元 公司

横幅通用100% x 90px
最近发布
横幅通用100% x 90px